新加坡28开奖结果>新闻>游戏热点>游戏资讯>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“研发6年,运营10年,我做《剑网3》已经16年了。”郭炜炜带着标志性的亲切微笑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或许我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,要知道这还不是一个系列,而是一款游戏。
那么,你觉得有些厌倦了吗?
完全没有,我对《剑网3》依然充满了激情,郭炜炜回答的很爽快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
怎么会?!笔者对此有些疑惑。
“因为还有许多想法没有实现,每年都有许多全新的挑战。”如果说每件事总会有个“终点”的话,郭炜炜为《剑网3》设置了一个颇为宏大的终极目标——《剑网3》宇宙。
《剑网3》宇宙了解一下?
“如果只是做游戏的话,我可能早就腻了,但《剑网3》在我看来,不止是游戏。”“很多人都在说IP、说品牌,但很少有人真正这么做,而我真的把《剑网3》当做一个品牌在运营。”郭炜炜眼中的《剑网3》本质上是一种文化,游戏仅仅是这种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,通过其它的形式,《剑网3》文化完全可以感染更多的人。
不得不说,在这方面郭炜炜确实是中国游戏圈最有发言权的人,《剑网3》在自身文化的经营上堪称国产典范,在同人创作、Coser表演、音乐专辑、线下活动、周边贩卖等领域,全都取得了最顶尖的成绩。
实际上在笔者到达珠海的当晚,还受邀去观看了一部舞台剧《剑网3之曲云传》,因为此前对《剑网3》的故事并不熟悉,一些情节确实不明所以甚至接受无能,但高水准的表演与舞美,极尽绚丽的特效声光,还是令笔者大为震撼,倍感不虚此行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《剑网3》的舞台剧《曲云传》

除《曲云传》外,还有一部粤剧《决战天策府》,都是《剑网3》在舞台领域的一些尝试;而动漫方面,去年开播的《侠肝义胆沈剑心》,采访前笔者也特意补了一下,必须非常诚实的说,真TM是一部非常牛逼、爆笑的国漫!绝非粉丝向作品,制作水准超乎想象!
“哈哈哈,其实我在游戏里就是一个普通的大侠,被人打来打去的那种!”面对笔者对动画《沈剑心》的赞美,郭炜炜带着坏笑说,这个“沈剑心”希望给你的感觉就是,一个有神功的屌丝大侠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IP动漫《侠肝义胆沈剑心》的实际素质非常之高

然而令人疑惑的一点是,尽管《剑网3》热衷于多元的文化拓展,甚至连略小众的粤剧都有所尝试,但时下最火的影视剧方面,却几乎没有布局。
“首先,我们一定不会放垃圾出去,必须要遇到对《剑网3》有着深刻的理解的团队,才可能合作,最后放出去的东西也必须很OK;其次的话,目前在国内做古装影视剧,其实特别的困难,这方面我们也确实遇到了不少难题。”郭炜炜说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《剑侠情缘》在非常早期的时候其实拍过电视剧

最后郭炜炜还特别提到了一个还未受到许多关注的方向,其可能蕴含着《剑网3》宇宙未来更大的野心,也即刚刚启动的文化旅游项目,在苏州兴建的占地2800亩的武侠小镇,或者说《剑网3》主题乐园。
“大概可以理解为我们要做自己的‘迪斯尼’,当然不能说真的要开‘迪斯尼乐园’,那对我们来说太大了,说实话玩不起,西山居还是个小公司,但实际一点,为什么不一点点开始呢?”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珠海的西山居园区

从《剑网3》到《重制版》,再到《剑网4》?
“《剑网3》已经10岁了,在游戏领域可谓高寿,那么你对《剑网3》未来的寿命有着怎样的预期呢?”
“你觉得迪斯尼能活多少年?”郭炜炜反问。
“也许可以永远活着。”笔者只得笑着承认,这是个难以反驳的回答。
郭炜炜解释说,《剑网3》其实和迪斯尼公园一样,里面的娱乐设施都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迭代,10年前的迪斯尼不会想到有一天公园里会有VR影院,10年前的郭炜炜也不会想到要在《剑网3》里做“吃鸡”玩法,在《剑网3》这个大世界里,可以不断融合全新的玩法进去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《剑网3》的吃鸡玩法

“那么你有考虑过直接做一款全新的《剑网4》吗?”
“没有。”郭炜炜回答的很干脆,一方面,在整个游戏行业没有一个全新的突破前,即使做《剑网4》也不会比《剑网3》有很大的突破,最大的进步可能只是画面,但仅仅画面提升的话,出重制版就够了;另一方面,从文化内核的角度上说,《剑网3》已经包含了目前郭炜炜对武侠的所有认知,除非对武侠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,比如能像金庸老爷子一样突然甩出一个完全颠覆过往的韦小宝来,否则郭炜炜自认很难在文化层面做到更好了。
然而从现实来看,为《剑网3》强力续命的《剑网3重制版》,因为优化、修改等问题,在口碑方面受到了不小的挑战,而陆续增加的MOBA、吃鸡等新玩法,也被很多老玩家斥责为跟风、忘本的表现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《剑网3》里也能玩moba了

“新城区要建设,一部分老城区就要被拆毁,你说老城区里就没有快乐吗?可能它确实蕴含了很多人的快乐,被久久的怀念着,但如果被这些问题所吓倒,就没办法发展了,也就不会有今天的《剑网3》了。”
“其实我们是回不到过去的。小时候我们可能喜欢玩泥巴,觉得很童真、很快乐,后来城市发展了,你没有地方玩泥巴了,可你有了更多的娱乐选择,换句话说当年你为什么喜欢玩泥巴,很可能因为当年也没有别的可玩。”郭炜炜说,《剑网3》也有类似的问题,很多人怀念曾经打副本多么淳朴、多么有情怀,但那其实不是玩法问题,而是因为那时的情感、氛围、时代等很多因素,不可否认,如今PVE副本的数据是有所下降,这方面西山居会继续想办法加强,但新玩法上也确实吸引了许多玩家,比如数据显示有近30%的玩家在《剑网3》里主要就是在玩吃鸡。
郭炜炜略显惆怅的表示,《重制版》采用了全新的图像技术,所以不可避免的会使“世界看起来和以前不太一样”,由此引发了一些争议,一些老玩家选择离开,“希望他们有时间就能‘回家’看看,”也有很多新玩家加入,使得《剑网3》的玩家平均年龄始终能维持在21-23岁,而年龄层的降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《剑网3》是否有未来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重制版与原版的画面对比

“只能说这是一种成长的烦恼与不适应。”“但这终归是必须的技术提升,从长远来看还是更有时代竞争力的。”郭炜炜认为,一定要弄清目标和方向究竟是什么?最重要的就是,游戏必须要好玩,侠的文化内核还在。
我们做的一定是真感情
在西山居,笔者能感觉到郭炜炜是一位相当受欢迎的Boss,很多员工聊起他都会带着点莫名的兴奋,“等你采访郭总时,一定要看看他的眼睛,真的会发光的!”一位员工曾这样提醒我。
“你觉得自己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吗?”笔者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双确实充满光彩的眼睛。
“不是,我觉得自己是个很偏执的人,然后有很多的想法,并愿意身体力行的带着大家去实现这些想法。”
“那么你是个完美主义者?”
“是这样的。”郭炜炜说。
“所以你才会经常半夜3点组织大家开会吗?”笔者在同西山居员工交流时,听到的一大“抱怨”。
郭炜炜不好意思的辩解道,也不是经常半夜开会,只是有时候要上新版本,修改完、打好包就半夜了,只能召集所有人连夜去“玩”一下了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珠海西山居总部内部

2018年,可以说是郭炜炜个人魅力体现的最为夸张的一年,在众多《剑网3》粉丝的推波助澜下,郭炜炜连夜“被出道”,一时间成为了全网人气第一的“偶像”,连他的粉丝都有了自己的名字“炜生素”,不过面对这份狂热的爱,郭炜炜表现却显得有些“冷淡”,对爱豆的身份选择了回避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郭炜炜一度登顶微博

“因为我觉得我不是个偶像,不是做这行的,我只是个游戏制作人。”郭炜炜理解的游戏制作人只要做好两件事,一是想清楚大方向,并贯彻好这个方向,二是在执行完成之后,去评估目标到底完成的如何。
郭炜炜确实很享受同玩家们交流的感觉,但并不是以偶像的身份,而是以游戏制作人,或者朋友的身份,是一种平等、双向的交流,不仅要倾听玩家们的建议,也希望能多传达自己的想法。“我其实很少跟同行交流,我20%的时间在和媒体交流,剩下的80%时间都在和玩家交流。”“整个《剑网3》的团队成员,我都要求他们多和玩家直接的对话,不要把用户当成数据和钱,而是实实在在的人。”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被玩家包围的郭炜炜

“你作为制作人,确实和玩家走的非常近,可以说打成一片了。”
“因为这正是我们的运营理念。”郭炜炜深入的探讨了这个话题,“很多人都在说做游戏社交,但其实游戏社交不只是游戏内,还包括游戏之外的社交,《剑网3》一向是游戏内和游戏外社交齐头并进,我们要讲的一定是真感情。”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珠海西山居内部一角

从2012年起,郭炜炜就开始请玩家吃年夜饭,逐渐摸索出一条“跟游戏开发完全没关系”的路,积极同玩家进行点对点的交流,是国内最早去各大院校、展会做线下活动的游戏之一,大幅拉近了西山居和玩家间距离的同时,也拉近了玩家们彼此之间的关系。
笔者以为,这确实是很高明的认知,就算在虚拟的游戏里,如果想拥有真正的朋友,需要的依然是超越虚拟世界的真实情感,这是任何引导推荐、好友系统、帮派系统都无法承担的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郭炜炜每年都会请玩家吃年夜饭

在《剑网3》游戏内,一些在笔者看来“反逻辑”,在郭炜炜看来“反人性”的设计,也正是为了这份“真感情”而存在的。
“当年很多玩家都骂我们,为什么副本门口没有召唤石?经常要跑很远的路,等好久的人,你看人家《魔兽》就有!”郭炜炜解释说“是我坚持不加召唤石的,虽然后面加了传送令牌,但也要去做任务才能拿到。”“其实等人也是一种社交,3个人等另外2个人的时候,大家就会聊聊天,互相看看外观,这不就熟起来了吗?”“什么都是快餐化的,点一下‘轰’就都进了副本,干完Boss再‘轰’一下全出来,然后就拜拜了,那就全变味了。”
另一个经典案例就是师徒系统,在《剑网3》中师傅和徒弟间的互动,从系统层面只能给一堆没有用的“垃圾”,但也正因为没有什么实质奖励,也才让师徒之间的感情少了功利感,反而在玩家间催生出许多深刻的师徒情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《剑网3》以深刻的师徒情而著称

种种情感的建立,以及这些情感所凝聚出的独特气质,或许才是《剑网3》最强大的竞争力。
“一个视频很多地方都有,但有的人一定要去B站看,因为你看的其实不是视频,而是弹幕;道理是一样的,哪怕都是推一个Boss,但在《剑网3》里你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的。”郭炜炜说。
郭炜炜与西山居的下一个10年
郭炜炜是个著名的胶老,在他的办公室能看到大量的高达模型,而令笔者惊喜的是,还有大量的主机游戏收藏,尤其以Switch和Xbox系游戏为众,而他最近玩的最多的就是Switch版《八方旅人》和《暗黑3》,不过若说他最喜欢的游戏,还是《超级机器人大战》系列,他几乎每一部都会玩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郭炜炜有着海量的游戏收藏

“那么西山居不久前公布的‘机甲游戏’一定是您牵头做的咯?”
“是的。因为你做一个东西,如果自己都不喜欢,那做给谁呢?只是为了市场和钱吗?我觉得如果自己不享受这个过程的话,是坚持不下来的。”郭炜炜希望为西山居带来的不只是钱,而是能通过机甲游戏开拓一个全新的领域。
郭炜炜清楚的知道,中国厂商涉足机甲领域的非常少,原因主要还是难度高,但也在客观上造成了机甲领域内作品的稀缺,而他希望做出的国产机甲游戏,不只是填补这个蓝海市场,更是要做到“头部”。“从没有到有,这就是先机,我们为机甲游戏已经做了四年的布局。”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西山居已经公布了一款机甲游戏

西山居的另一个新挑战就是不久前上线的《剑网3》手游版《剑网3指尖江湖》。这部作品并未像很多人预期的那样,将《剑网3》端游的内容大量移植在移动端,而是在玩法、风格等方面都进行了完全独立的设计,某种程度上说,这种“不继承”是一种冒险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手游《指尖江湖》的画风与端游完全不同

“一方面我觉得端游《剑网3》的内容并不适合在手机上玩,节奏太慢也太复杂,我们准备了端游的云版本去满足玩家出门在外无法用电脑的时候,或者是有些轻度活动不这么讲究操作时用手机去操作一下的需求;另一方面,《指尖江湖》应该开拓的是新用户,而不只是把《剑网3》玩家从电脑吸引到手机上,这没什么意义,所以《指尖江湖》采用了完全不同的制作思路。”同时郭炜炜还强调,《指尖江湖》其实并不是一款手游,而是一款全平台游戏,未来还会登录PC、PS4、XboxOne乃至Switch等主机。
“所以,你如何评价《指尖江湖》的表现?”
“现在说表现如何还太早,我可以告诉你我对《指尖江湖》成功的定义,如果他能活5到10年,我才认为《指尖江湖》成了,要成为手游里的《剑网3》。”郭炜炜说,西山居从来不会做捞一把就跑的事情,所以目前《指尖江湖》的故事才刚刚开了个头而已。

郭炜炜:《剑网3》老了吗?“终点”在哪里?

手游版的玩法更像一款动作游戏

结语:
郭炜炜和《剑网3》一同走过了16年岁月,这份持久的激情、自信与坚定,都非常令人敬佩,也让笔者明白,在国产游戏的一片唱衰声中,他们凭什么能取得如此现象级的成就。

标签: 资讯
相关文章
玩转《魂斗罗:归来》新版本,这些资讯你有必要get! 《月影特工秘密芳香》公开最新游戏玩法和资讯 挂机交友两不误:《剑仙江湖》首发定档7.19 积木与AR结合 乐高将在移动平台推出全新玩法 《英雄联盟》云顶之弈模式正式公测 内容专区上线 《闪耀暖暖》全平台公测8月6日即将开启 游戏世界观设定和主线玩法大公开! 一剑无双!《流星蝴蝶剑》X《真三国无双8》联动7月31日开启! 背水一战《生死狙击》手游冒险新模式王者乱斗最强解密 《英雄联盟》电玩研究所落地上海 丰富主题体验火热限时开放中 《最终王冠X:新世界》火爆上线,众多亮点一网打尽 终结战场 殊途终局!《终结者2》手游X 《使徒行者2》电影8月7日联动开启 相约同行《全民枪战2》五周年即将起航!
热门阅读
热门话题
新加坡28开奖走势图 新加坡28注册网站 新加坡28登录 新加坡28在线预测 新加坡28如何购买 新加坡28怎么买 新加坡28APP下载 新加坡28技巧 新加坡28玩法 新加坡28规律